山西在线

当前位置:山西在线 山西人自己的资讯平台 > 体育新闻 >> 国内足球 >> 正文

中甲收官不平静 毅腾球迷撕毁助威横幅抗议球队

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收官阶段不平静……

延迟进场、提前退场,穿黑衣、戴面具、主场倒戈还不解恨

新华社近日发表题为《警惕“收官乱象”》的报道,称近日中甲联赛中“默契球”、“为阻击竞争对手做其他球队工作”等传闻甚嚣尘上。这里所说的“默契球”传闻就是指的此前哈尔滨毅腾2比2战平大连一方(此前的大连阿尔滨)的比赛。在前天进行的中甲第28轮比赛中,哈尔滨毅腾在主场0比1不敌北京北控。这场比赛中拥有2000多名会员的毅腾球迷组织“哈尔滨射门俱乐部”在看台上用撕毁曾经全亚洲最大TIFO(大型球迷宣传图画)的举动,来表达对此前一轮毅腾主场2比2战平大连一方这场比赛的不满。球迷组织“哈尔滨射门俱乐部”的几名负责人明确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他们怀疑这是一场有问题的比赛,“我们以前创作这个巨幅TIFO时用了‘宁战死’的主题,是对毅腾球员宁愿战死,也不被吓死精神的赞赏。现在我们撕了TIFO,是因为这种精神已从球队身上消失了!”一名毅腾球迷说:“有一句话这样说:不要让对不起变成来不及!”对于此次事件,毅腾俱乐部常务副总曹磊对成都商报记者表示:“这个事情我确实没法回应。”

一场2比2的中甲比赛

引发外界猜测

毅腾球迷抗议事件源于中甲第27轮联赛,当时冲超希望渺茫的毅腾主场迎战冲超热门之一的大连一方,结果双方2比2战平。让毅腾球迷不满的是球队的比赛态度,毅腾虽一度凭借外援努内斯的进球1比0领先,但下半场却因为两个低级失误被大连一方反超,比赛补时阶段毅腾外援亚当攻入绝杀进球,将比分扳成2比2。新浪体育的报道中这样写道:“颇耐人寻味的是亚当进球后,毅腾的队员并没有全部上去庆祝,有人呆呆站在原地叉腰发呆。”

有知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,这场球确实不太正常,只是最终被外援搅了局。毅腾的前身就是大连球队,虽然搬到哈尔滨几年了,但和大连足球还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有球迷赛后跟我说起一个细节,他看到一名毅腾主力队员在赛前和教练有些争执,似乎是不愿上场。后来这名球员还是上了场,但却有踢广告牌发泄的举动,赛后他更是把球衣给撕破了。”知情人也表示,相信在中国足球现在的大环境下,毅腾不会“卖球”,但在冲超希望渺茫的情况下球员可能也确实没有尽到全力。成都商报记者昨晚联系了毅腾俱乐部常务副总曹磊,后者表示不太清楚具体情况,“我当时在国外学习,上周末才回哈尔滨,所以无法评价这场比赛。”

球迷组织决定撕毁

引以为傲的巨幅TIFO

应该说,毅腾和球迷此前的关系一直都比较融洽,为了感谢球迷的支持,毅腾选择让球队的12号球衣退役,表示这个号码专属于有“第12人”之称的广大球迷。在去年毅腾从中超降级时,球迷们在看台上用手机闪光灯拼出了“我爱你 ”的图形,让人为之动容。

曾在看台上营造出如此感人场面的毅腾球迷,这次却出离愤怒了。在与大连一方比赛后,他们就有围攻球队大巴讨要说法的举动。随后,毅腾球迷组织“哈尔滨射门俱乐部”决定在前天毅腾主场与北控比赛中用推迟15分钟入场、提前15分钟退场、穿黑衣、戴面具、主场倒戈,并撕毁他们亲手绘制的巨幅TIFO的举动来表达自己的抗议。“哈尔滨射门俱乐部”的巨幅TIFO诞生于2014年4月,这幅面积为880平方米的巨型TIFO在当时的报道中被称为“全亚洲最大的TIFO”,后来才被力帆球迷的TIFO超过。前“哈尔滨射门俱乐部”副主席孙浩然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说:“当时从TIFO图案的创意到具体绘制,都是我们球迷自己动脑动手,是80名球迷一笔一笔画上去的,总共画了四天,非常辛苦。由于没有经验,颜料还把体育场外面的空地给染上了颜色。后来算上场地清理费,总共用了一万多块钱,这些费用都是来自球迷的众筹。后来为了存放这幅TIFO,还在体育场专门租用了仓库,一年的租金也是好几千。所以这幅‘宁战死’的TIFO一直让我们引以为傲。这次撕毁大家亲手绘制的作品,在情感上很难接受,有的球迷在现场甚至哭了起来。”

对此,网名“活鱼”的“哈尔滨射门俱乐部”主席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“我们是把撕碎后的小块分给了会员们,每个人都收藏一块。而至今毅腾俱乐部都还没有与我们就此事进行过沟通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