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在线

当前位置:山西在线 山西人自己的资讯平台 > 军事新闻 >> 国内军事 >> 正文

26岁武警辞世 日记中深情告白祖国,来世还要为国牺牲

4月23日,暴雨如注,潮湿闷热。邵引路在东方医院的过道内来回走动,焦灼的内心比天气还要烦躁。自医院给战友李保保下达病危通知书后,邵引路至今都没合过眼。

26岁武警辞世

透过病房的探视窗,病床上面色苍白,已瘦脱了形的李保保令人心痛。李保保是武警上海市总队机动第二支队特战一中队班长。去年4月,李保保在西部某地担负执勤任务,因胃部恶性肿瘤恶化,倒在了执勤的路上,回沪后,被确诊为胃癌晚期。

李保保住院期间,武警上海总队朱宏司令员、徐国岩政委多次到医院探望,鼓励他:“特战队员是不怕苦、不怕死的钢铁特战勇士,无论何时都要保持战士的冲锋姿态与病魔战斗。”然而,4月24日下午3点38分,病魔还是夺去了李保保年仅26岁的生命。

愿得此身长报国,何须生入玉门关。在李保保的日记里,写着这样一段话:“如果有来生,还愿为国再牺牲!”

"战斗在第一线,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”

陕西甘泉,李保保就出生在这片红色土地上。当年,李保保的祖父就是从这里参加了解放军。李保保是听着红色歌谣和革命故事长大的,在这个红色家庭里,男儿生来扛枪打仗保家卫国的意识根深蒂固。因此,李保保是家里唯一的男娃娃,他的名字即是“宝宝”的谐音,也是保国保家的寓意。

2010年12月,刚满18岁的李保保应征入伍。刚到部队,新兵思想问卷调查“入伍动机”一栏,李保保写到:当兵不图啥,只想为国家做点啥!在全训支队,军事素质是饭碗工程,先当一名特战队员,才有资格为国干点啥。从小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李保保,身子薄、底子差,教导员李峰这样说:“不行就练,保保身上有股不服输的轴劲!”

特战分队训练苦、强度大,与李保保一同选进特勤中队的15名上等兵,在两年后仅剩他1人继续留在特勤中队。第一期士官服役期满,李保保已成为中队军事训练的佼佼者。

2012年4月,李保保被选派参加总部侦察兵集训。面对从未接触过的新侦察装备,李保保起初摸不着门道,每到晚饭后,李保保都会拿着说明书盯着教员打破砂锅问到底,硬是把性能摸了个透,成为第一个熟练使用软管窥镜的队员。结业考核中,他以侦察专业全优的成绩获得华东片区总分第3名。

2015年8月,中队支部发展党员,李保保得票第二,但李保保主动提出不入党。李峰心下疑惑,却等到了李保保的请战书,“我觉得自己距离党员的标准有差距,希望组织能在任务中考验我!”第二年完成一次重大任务后,李保保才主动提出入党。

“不去战场走一遭,不算合格特战兵”。2015年4月,李保保第一个向中队支部提交了请战书,远赴西部某地担负维稳处突任务。大姐多次劝阻,但李保保铁了心要去,“我是一名军人,是特战队员,只有上战场,战斗在第一线,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。”

两次主动请缨,他说“老兵不去谁去”

西部边陲,空气干燥、多尘、昼夜温差大,风沙像刀子一样,吹的脸生疼。不到两个月,李保保的手和脸开始干裂,尤其是手掌上的裂纹很大,稍微用点劲,血就会渗出来,拿枪训练疼痛难忍。即便这样,李保保硬是撑着,一个科目也没有落下。

每次外出巡逻,李保保总是走在最前面,把战友护在身后。2015年10月,李峰带领特战分队奉命捕歼一伙犯罪分子。李保保是主力队员,强顶着高原反应,在山地上奔袭数十公里后,成功将犯罪团伙围困在一个山头。山头险峻陡峭,李保保冲在最前头。居高临下的暴徒负隅顽抗,不断投掷长矛、巨石,试图阻挠正门进攻的战友。李保保挺身而出,依托掩体冷静射击,为战友全歼犯罪分子赢得宝贵时间。

在日记里,李保保写道:“生命的宝贵在于仅有一次,但是关键时刻怕死退缩,当兵苦练来的本事还有意义吗?即便有危险,我也愿意当一个为战友挡子弹的人。”

2016年11月,李保保再次提交申请,请战重返熟悉的反恐战场,“我是老兵,熟悉当地情况,不让我去让谁去?”6名具备维稳经验的骨干跟李保保一起重返战场。第二次踏上边疆,比第一次任务更重,有时要连续执行任务12个小时以上,李保保顾不上吃饭,就在路上随便吃点干粮填下肚子。期间,他数次出现胃部胀痛、胆汁反流等症状,但他一直咬牙坚持。去年4月,李保保因为胃部疼痛难忍,被送到了附近的卫生所,病情缓解后便归队静养。

边陲早春,冰雪消融,看着战友们热火朝天的训练,李保保心里急得直痒痒。一天,营区急促的警报响起。“有战斗!”李保保从床上猛地弹起,带着队员登上巡逻车赶到事发地。尽管只是虚惊一场,但他依然不肯从战位上下来,左手握拳死死顶住阵阵发痛的胃部,右手牢牢握着手里的钢枪,最终因体力不支,倒在了巡逻的路上。排长魏逸博感到李保保胃痛频繁,心里担忧,申请到300公里以外的地区医院检查。3天后,胃部病理切片报告显示:李保保胃部恶性肿瘤,建议转院治疗。

拿到报告,魏逸博脑子一片空白,他宁愿相信是误诊。就在一分钟前,李保保刚申请继续留下来执行任务,这时离任务结束还有7天。经报支队同意,当天晚上,魏逸博“谎称”需带李保保提前回上海汇报工作,连夜飞回上海。李保保临行前还不停地叮嘱战友:“床铺别撤,过几天我还要回来继续执行任务。”

转院时,他不忘把沙棘、哑铃和日记带上

回到上海后,武警上海总队、支队领导找遍上海各大医院专家会诊,最终李保保被确诊为胃癌晚期。武警总队医院肿瘤科主任陈坚说:“李保保的病情非常严重,已经到了晚期,那种钻心的疼痛是常人难以忍受的,我们科医生都感到非常震惊,只有经过战场洗礼的特战队员才能忍受如此难熬的痛楚。”

李保保的家人连夜赶到上海,年迈的父亲佝偻着身体趴在重症病房前,隔着玻璃看着心爱的儿子,泪水顺着皱纹直往下流。为了配合医院治疗,控制李保保情绪,支队和家人编织一个善意的谎言,告诉李保保患的是胃溃疡,只要安心休养,一定能够重回战场。其实,自从住进重症肿瘤病区的那一刻,李保保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,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自己强撑着忍住疼痛,与病魔较劲。

在医院,陪护战友邵引路每周更换中队教育训练计划表。李保保只要身体有点好转,就在病房里练体能。1月10日,习主席向武警部队授旗并致训词。李保保再也坐不住了,他不停在病房里打转,疼痛稍有缓解,就换上运动鞋在医院的花园里跑三公里,直到被医生喝止。随着化疗的深入,李保保能够完成的基本训练越来越难。躺在病床上,他开始学习《国内外反恐战例研究》《反恐怖战斗主要战法》等书籍,不时摘抄笔记,撰写心得。他对邵引路说:“帮我保存好,以后回中队执行任务一定还用得上。”

李保保的病情同样牵动着全支队官兵的心,轮战归来的战友轮流到医院看望。他们还在中队做了一个“保保信箱”,将祝福语写在卡片上,定期送到医院,为李保保加油鼓劲。2017年7月1日,李保保被表彰为总队2017年“十佳优秀共产党员标兵”。

躺在病床上的李保保,心心念念的也是昔日的战场和共同战斗过的战友。与病房一墙之隔的就是机动大队的训练场,他平时总爱趴在窗头看战友训练,眼神里满是羡慕。

严冬过后是暖春,望着窗外的满眼苍翠,李保保的心思又飘到了魂牵梦萦的西部边疆。他对邵引路说:“帮我买一盆沙棘吧,看到它就能想起在边疆一起战斗的战友。”植树节这天,邵引路将一盆沙棘放在窗台上,李保保凝视片刻,突然站立不住病情恶化。

转到东方医院治疗时,他嘱托邵引路,把他的沙棘、哑铃和每天坚持写的日记带上。那一刻,李保保念念不忘的不是生与死的选择,而是继续为党为国征战沙场的期许。